【超蝙】西绪福斯永不言弃

遥北北:

数学课走神和半夜胡说八道的产物


汤姆王的短篇里,克拉克最终放弃了地球。而我想写写他放弃之前的事情,那个尝试推动地球的超人。


第一次看《西绪福斯神话》,加缪这么浪漫深刻,然而肤浅如我只想拿他来嗑cp【x】


有一些引用,但理解得肯定不到位,看着玩吧


在太阳潮汐牵扯住地球的第二天,超人做出决定:他要推走这颗星星。


这并非难事,他早想这么干一次了,五十亿年前他就能做到。现在甚至比那时更容易,起码不再有能说三天三夜“这么做的危害”的蝙蝠侠。超人一直觉得说服蝙蝠侠是比推动星辰更难的事情。有时候他会接受这一点,有时候又会不服气。氪星之子的鲁莽行动大多由这一点争胜和玩闹的意气驱使。他曾妄图用热视线炙烤海水,理由是“趁着蝙蝠侠还没来说不行。”布鲁斯对此十分恼怒,亚瑟的反应他却记不太清。


五十亿年的确能改变很多事情。人类早早地抛弃了这日渐荒芜的土地另觅他处,这星球上的生物消失殆尽。连太阳都坍缩成一点,明亮得如同爆炸的超新星,在地球上燃烧着火一样的白昼。


很长一段时间,会踏足这星球的只有超人。他沿用着地球旧时的纪年法,一年至少回来一次,看看那些至今仍存的墓碑。他的战友的,他的父母的,他的布鲁斯的。这些是地球上仅存的墓碑。生存的痕迹可以被抹消,死亡的同样可以。


挡在太阳和地球之间的时候,超人甚至感到了久违的得意。


“现在你可阻止不了我了吧。”他对着脑海里的布鲁斯轻快地说。


太阳并未死去,太阳之子也并未失去神力。超人的披风在身后扬起,飘向太阳。他举起双手将地球托举在肩,像逆风而行的旅人,逆水行舟的船只。他曾看过河道上拉船的纤夫,他们和自然的伟力和人类造物的沉重对抗,只靠肩膀上勒出痕迹的一道粗麻绳索。神之子飘荡在宇宙里,握紧掌心像抓住那看不见的纤绳,开始和点燃他生命的火种角力。


这是超人一生最艰难的一场战役,他推着地球就像西绪福斯推着巨石一步步前行,汗水被晒得火烫,星辰间留下他深刻的足印。


经过漫长的,用没有天空的空间和没有纵深的时间度量的努力,目的终于达到了。他将地球推到太阳引力的边缘,以为终于可以松口气地松开手。


然后地球就像山顶的巨石,迫不及待地滚落到谷底,重又回到太阳的身边。


克拉克的目光平静。


“这是第几次了?”脑海里的布鲁斯问。


“你夜巡的时候会记得这是第几次夜巡吗?”克拉克反问,慢慢地向回飘。


神判处西绪福斯把一块巨石不断地推上山顶,石头因自身的重量又从山顶上滚落下来。他们有某种理由认为最可怕的惩罚莫过于既无用又无望的劳动。


克拉克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用西绪福斯来比喻自己,以前他倒是经常用他来比喻布鲁斯。哥谭就像那一块巨石,蝙蝠侠在每个夜晚费尽心力地把它推上去,又在每个合上眼皮的时刻听见石头轰然滚落到谷底。


用尽全部心力而一无所成,这是为了深爱这片土地而必须付出的代价。


“是什么让你坚持下来的?”在某个床上相拥温存的时刻,克拉克曾问过他的爱人这个问题。


而布鲁斯擅长用问题回答问题:“是什么让你从死亡中醒来?”


克拉克想起金黄的麦地,曲折的海岸线,明亮的大海和大地,还有布鲁斯沉默如同百年森林的眼睛。


于是他回答:“是你。”


他的爱人笑了,嘴角是近乎温柔的弧度,目光难得一见的热烈坦诚。


“我也一样,克拉克。”布鲁斯撑起身子,他们贴得如此之近,呼吸都交缠得密不可分,出口的话语像温柔的吐息,“你看到了西绪福斯的苦难。但如果每一步都有希望支持着他,那他的苦难又将在哪里?”


超人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时候的布鲁斯将自己称作了希望。现在,布鲁斯的苦难也终于成了他的苦难。他继续慢慢地向地球飘,知道自己得再推它一次或者更多次。


或许他该放弃。童年在玉米地里帮拉娜找丢失的雪花球时他就产生过这样的想法。还没觉醒x视线的男孩借着在玉米地里乱找,被玉米叶划伤了脸颊,难得萌生了放弃的念头。


但是拉娜很固执。


“不行。”她说,“雪花球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回忆。”


地球其实就是个放大版的雪花球,里面装着克拉克肯特的所有回忆。


超人重新站在地球前,朝着他的回忆和热爱举起双臂。


这重复的劳作并不是难事,他看过布鲁斯经历同样的事无数次。无数次蝙蝠侠从晨曦中荡开离去,明白哥谭今晚仍会和昨晚一样纸醉金迷。这并不能阻止他走下平原,把巨石推上山顶。


他还记得布鲁斯的眼睛。仿佛一座百年的森林,沉默的外围,生机勃勃的内里。


“哦,布鲁斯,你真应该在这里。我想念你。”克拉克低语,“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如果某些日子里下山可以在痛苦中进行,那么它也可以在欢乐中进行。在希望里,也在回忆里。


他推动地球向前飞去。


应该设想,西绪福斯是幸福的。


END.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加粗字都引自加缪《西绪福斯神话》

评论
热度(143)
© Totemm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