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人鱼AU《时间以外深海以下》上篇

妄言的西摩seymour:

时间以外深海以下


上篇


简介:活在时间以外的克拉克遇见了一条孤独的人鱼




——我孤独地行走在时间以外数个世纪,无论走向何方,都抵达不了终点。


 


克拉克-肯特活到五十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人不太一样。他们都在渐渐老去,而自己和三十岁的时候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又过了三年,异端裁判找上了门,被怀疑是什么巫师的克拉克不得已离开自己的家园,逃到遥远的别的地方去。


他在新的居所活到了七十岁,然后满心恐慌与绝望地去往另一个地方。他已然比绝大多数人都活得更久,而他毫无变化,就像时间遗忘了他一样。


等到他九十岁的时候,他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命运,麻木地去往下一个地方。


又过了二十年,他平静地按照这样的模式去寻找下一个藏身之所。


许多许多个二十年又过去了。


他活了常人十数倍的人生,去了常人几辈子都去不完的地方。


他依旧一个人行走在时间以外。


***


人活得久了,总是知道的多些。


克拉克得到消息,说莱克斯卢瑟发现了永生秘密。


永生。


生命短暂的人类对于获取永久的生命总有着不可思议的幻想和执着。


睡在棺材里的吸血鬼、黄沙国度的太阳金经复活祭坛、青春女神的金苹果、两河流域最古老英雄史诗中的不死仙草。


克拉克在自己无尽的生命中探寻过所有这些,但却一无所获。


所以当他刚听闻到这个消息时,他也不太相信。


可他还是以船医的身份登上了那艘据说藏有永生秘密的货船——


White Portuguese


***


克拉克穿过腥咸的海风来到卑尔根港,登上为自己留有一席之地的巨大船只。


迎接他的是一位满脸沟壑的老水手吉克斯。


再三确认了这位看上去笨手笨脚的大块头就是与莱克斯贸易公司签好协议的本次航行的船医后,老吉克斯才带着克拉克走下甲板进入船舱。


老吉克斯为他打开一扇锁住的门,为他展示这次航行运输的真正货物,也是克拉克作为船员真正要照料的对象。


空旷又昏暗的房间中央,摆放着一个高度超过两米的巨大透明玻璃容器,玻璃的外壁嵌着三指宽铁条和粗大铆钉打造而成的坚固铁笼,铁笼底部有轮子使它方便移动。


玻璃缸里面里面灌满了水,看颜色应该是海水。


而那传说中的妖艳生物就静静地漂浮在水中。


上半身是健壮的男性,而从腰臀开始却是黑夜一般色泽的鳞片覆盖的巨大鱼尾。


不,不完全是黑色。


它的鳞片在油灯照耀下呈现一种神秘又瑰丽的莹润光泽,连万里出一的黑珍珠都无法比拟那光彩。它的尾鳍、臀鳍和背鳍,因为轻薄半透明所以并没有呈现出和其他部位鳞片一样的漆黑,而是锋利的钢灰。


它半蜷缩着漂浮在水里,低着头像是睡着了,和人类相似的手臂环抱着自己的身体,一副充满了防备的姿态。


老吉克斯解释:“它力气很大,之前还把玻璃撞破过,它还很聪明,好几次逃跑,所以我们装上了带锁的铁笼子。”


克拉克压抑住自己心里巨大的震惊,近乎贪婪地注视着那美丽的生物。


他走遍了太多土地,探寻了太多神话,所见皆为凡人俗世,如今却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传说中的海妖。


老吉克斯用力地敲了敲玻璃外壁,水中的妖物随即动了一下。


它丝绸一样薄薄的鳍和宽大的鱼尾像随着它的动作飘动,仿佛身着漆黑礼服的贵族在舞会上优雅地旋转舞动。


人鱼抬起头,透过海水和玻璃警惕地凝视着船舱里的人类,耳鳍在它的脸侧缓缓舒展。


船舱里的昏暗光线再加上玻璃与海水的折射,让克拉克有些无法看清人鱼的面容,他不自觉地将手覆在玻璃上,想要更近一些观察它。


老吉克斯警告道:“小心些,医生,即使是隔着玻璃和铁笼,我们也不敢太靠近这生物。”


克拉克却像没听见一样,目光继续在人鱼的身上流连,直到他注意到它鱼尾的下半部分有一道皮肉外翻的伤口。


“你受伤了?”克拉克凝视着水缸里的人鱼问。


“什么?”老水手没听清克拉克的呢喃。


克拉克转向老吉克斯:“它受伤了!我需要把它搬出来处理伤口。”


老水手露出了明显震惊与畏惧的神色:“医生,你不能把它放出来,你不了解这生物有多凶猛可怕。”


“他曾表现出明显的攻击性吗?”


“我们在北方的寒冷海域捕捉到它时,它在甲板上试图逃跑弄伤了六个船员。几天前,负责看守这生物的马克,一个老是醉醺醺的家伙,忘记锁住笼子的上面,然后这受诅咒的妖物就把他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就只剩一滩血了。”


“……难道美人鱼会将水手拖下水吃掉的传说是真的?”克拉克疑惑,“不过,以它的体型,虽然他确实很大,但看上去也不像能连骨头吃下一个人呀。”


“医生,年轻人,我奉劝你可千万不要被那非人类的美丽迷惑了,妖物就是妖物,冷血而危险。”


克拉克在对方的告诫下收起了自己对人鱼的好奇和惊叹,正色道:“好吧,我相信它很危险,但是既然它是活生生有血有肉存在的生物,那么这样的伤口一直放着不管的话也会死的。我想你们的老板也不会希望等船最终抵达不列颠南岸的时候,看到一条死鱼吧?”


老吉克斯面露迟疑:“这……”


“听着,我也收了卢瑟预付的薪水,而我也希望这趟行程结束的时候我能拿到我剩下的部分。”克拉克知道,和这些唯利是图的水手们打交道,不能靠什么正义的说辞,“只要你们稍稍帮我一下,我就可以安全迅速地处理好它的伤口,保证它健康地活到交货。”


“可是……”


“当然,这事你需要和其他船员商量好,我明白。只是,我想你当然可以尽量地说服他们对吗?”克拉克往老吉克斯的手里塞了一枚银币,“你不是在帮我,是在帮大家确保利益。”


***


在克拉克和老吉克斯的努力下,船员们被说服了,同意将人鱼暂时放出来治疗,毕竟大家都不希望忙活几个月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两名水手站在水缸的两侧用长杆和绳套做成的工具伸进水缸里,套住人鱼的身体将它拖出来。另一名水手捧着厚麻布,还有另一名水手站在他对面拿着锋利的鱼叉以防万一。


当他们将套杆工具伸进水缸时,原本只是保持警惕和紧张的人鱼立即变得十分凶暴。它用尾巴搅动整缸的水,差点把一名水手连人带杆一起卷到水里,但水缸毕竟位置有限,两名水手一起动手,人鱼避无可避,还是被麻绳套住了脖子和身体。


浸了水的麻绳变得更紧更结实,牢牢束缚着人鱼的脖颈和腋下,几乎陷进了他的肌肉。


克拉克看着水手们粗暴的动作不免感到一阵心疼:“先生们,动作轻一些,它已经受伤了!你们不能再让它多添一些新的伤口了。”


“弄伤他也好过被他拖进去吃掉,医生,这可是你要我们把他弄出来的。”


捧着麻布的水手眼疾手快地把刚刚出水的人鱼裹了个严实。人鱼在依旧剧烈的挣扎被其他船员抓住麻布的两头,提到到一边的工作台上。如果不是克拉克在他们搬动的过程中嘱咐“动作轻点不然你们有可能会把它的骨头摔断”,这群胆战心惊的水手多半会把人鱼包着直接扔到台面上。


莱克斯卢瑟唯一的优点就是舍得花钱,船上准备的工具一应俱全。克拉克隔着麻布用工作台两边带搭扣的皮带将人鱼的双臂和下身固定在台面上,以防它在治疗过程中乱动,伤到别人或伤到自己,之后再剪开厚实的麻布,把被折腾了个够呛的人鱼露出来。


人鱼现在明显充满了怒火,即使被皮带捆在工作台上也不停地奋力挣扎。


克拉克连忙用手轻轻抚摸人鱼光滑的皮肤,试图安抚他减少它的紧张:“嘿嘿,放轻松,我不会伤害你的,好吗?我是来帮你的,乖乖乖,放轻松,我现在要来治疗你的伤口了,你接下来要配合我哦,好吗?你可以相信我的,我保证不会伤害你。”


奇迹一般的,在克拉克不停的耐心安抚下,人鱼渐渐地不再剧烈挣扎。虽然它还是警惕地盯着人类的一举一动,克拉克只要一碰它它就会闪躲,但至少不会把整个船舱都弄得天翻地覆。


眼见情况好转,克拉克才对拿着鱼叉围了一圈的船员们吩咐:“好了,你们不用都在这里,留两个人帮忙给鱼缸换水,再来一个人给我当助手。”


船员们商量了一下,按照克拉克的吩咐留了三个人帮忙,其他人回到甲板上各自干活去了。


终于平静下来的船舱里,克拉克得以近距离地观察这仰躺在工作台上的雄性人鱼。


克拉克一直以为人鱼这样传说中的妖物,应该都是年轻美艳的女性,可直到看见这笼中的个体,他才意识到人鱼不仅有男性,甚至有明显的年龄感。


是的,如果非要类比的话,这条人鱼的脸孔大概相同于人类的四十多岁,他的鬓角甚至有银白的发丝。


克拉克在心中赞叹这真是不可思议,海洋中生活的物种竟然会有头发,多么违反常理的事情呀。他这么多年来踏足过许多鲜有人迹的地域,也曾见过数不清的奇怪生物,但唯有眼前这条人鱼,真正称得上是神话中的梦幻存在。


赋予它非人性美丽的不仅仅是受到海神祝福的鱼尾,还有它的耳鳍,薄薄的,时不时微微颤动,像是墨色珊瑚的切片一样莹润又璀璨。


简直像是各种不同质感的深色宝石镶嵌出的艺术品一样。


在固定人鱼身体的过程中,克拉克发现它虽然相当健壮,但身体上却布满了伤痕。从锁骨、到胸膛、再到腰腹,甚至是鳞片覆盖的下半身,其实都有大大小小的伤疤。


“谁忍心这样伤害你?是人类还是海底的其他凶兽?”克拉克盯着人鱼的伤痕喃喃自语。


人鱼不语,用那双奇特的眼睛沉默地盯着克拉克。


克拉克的视线落又在它人身和鱼尾交界——从人类的生理角度来说,那里等同于腹外斜肌和耻骨——被相对细小柔软的鳞膜覆盖的地方,微微隆起一点。克拉克因此在心里猜测人鱼的生殖结构应该与海豚类似。


留下给克拉克当助手的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孩儿,叫约翰。他在克拉克的指挥下用毛巾浸透海水不停地擦拭人鱼的皮肤,以保持它皮肤的湿润。


同时,克拉克开始用清水为它清洗伤口,接着迅速而熟练地给伤口止血、消炎,上药、包扎。过程中人鱼偶尔会有点抗拒,但也仅仅局限于甩甩尾巴动动身体,并没有继续表现出攻击性。


约翰不禁为此发出赞叹:“肯特医生您真厉害,之前谁也控制不了这条人鱼,船上好几个人都被他打伤或是咬伤了,我还从没看见他在人类面前这么平静过。”


“你可以叫我克拉克,孩子,”克拉克笑着说,“秘诀在于善意和真诚,你要百分百的带着善意和真诚接近它,它会理解你的,无论是小猫、小狗、小马驹、海豚、海豹还是人鱼,它们虽然不能说话,但还是有和人类交流的特殊方法,它们能感受到人类身上的善意或者恶意。”


人鱼尾部的伤口很大,大概有十五厘米,皮肉外翻,周围的鳞片也掉了,甚至有点感染,但所幸伤口不是特别深,没有伤到骨头,克拉克还是很有信心会让他好起来的。


克拉克为人鱼处理完伤口的时候,那两名负责给鱼缸换水的船员还没有完事。因此,克拉克让约翰也去帮忙打水,自己则一边为人鱼擦拭身体,一边单方面地对着人鱼唠唠叨叨。


“好了,你的伤口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们一起等一会儿吧。”


“他们说是在极北的海域捉到你的,你一直生活在寒冷的海域里吗?还是只是碰巧经过那儿不小心被人类发现了。”


“你可真漂亮,人鱼都长得和你一样好看吗?”


“传说里人鱼的歌声非常动人,你会唱歌吗?”


人鱼终于像是嫌克拉克太吵一样,把头扭到一边。


克拉克笑着说:“你可真是个脾气不好的家伙。”


人鱼偏着头的姿势将整个耳鳍都暴露在了克拉克的面前,克拉克鬼使神差地伸手碰了一下那绝无仅有的美丽器官。


人鱼瞬间变了绷紧了身体,反过头对着克拉克放肆的手指就是狠狠一口。它的动作实在太快,克拉克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咬住了手指,感到一阵刺疼。


感到疼痛的那一瞬间克拉克几乎以为自己的手指会断,但出乎意料的是,凶狠的人鱼并没有干脆利落地咬断人类的手指,只是又狠又重地咬了一口,然后冲克拉克呲着上下两排尖利的牙齿,摆出一副无比凶狠的表情。


克拉克盯着自己逃过一劫的手指,上面有一排深深的细密牙印,但并没有见血。


“……你不喜欢我碰你的耳朵是吗?对不起,下次不会再那么做了,”克拉克诚恳地向刚咬了他一口的人鱼道歉,“我该谢谢你没有咬断我的手指吗?听说有好几个人都没你咬伤了,看起来你对我还算不错。”


人鱼保持着凶恶的神情继续盯着克拉克看。


克拉克倒也不怕它,继续用湿布蘸水为人鱼的皮肤和鳞片保持湿润:“你真可爱,像我养的猫一样,被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就会炸毛,猛地咬我一口,但也不会真的把我咬伤,就只是吓我一下,警告我不许再摸那里。”他常年孑然一身,习惯于自己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说些话,在家时是对猫说、对植物说、对空气说,现在又对着这不知听不听得懂人类话语的人鱼说。


人鱼不耐烦地甩了一下尾巴,但因为还被固定在台子上所以没办法甩太开。


克拉克的目光好奇地在人鱼的身上来回流连:“既然你有不喜欢被摸的地方,那一定也有喜欢被摸的地方吧?会是哪里呢?”


回应克拉克兴致勃勃提问的,是人鱼朝他脸上吐的一小股海水。


咸咸的海水从他被打湿的小卷毛滴滴答答流到地上,克拉克失望地说:“……好吧,我明白了,你哪里都不喜欢被摸。”


***


等到两名船员终于将鱼缸重新灌满了清澈的海水,众人又聚集在船舱里打算将人鱼绑回鱼缸。


人鱼又因为其他船员的靠近再度表现出凶暴警惕的一面。


或许太多人类会让它紧张,而这些人类身上的恐惧与憎恶又会让它警惕甚至变得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克拉克试探性地将一只手放在了人鱼的胳膊上,对此人鱼只是不解地盯着他看,但并没有试图攻击或是剧烈反抗。


克拉克更加确定人鱼能明显的感知甚至理解人类的情绪和善恶意图。于是他干脆将固定住人鱼的两个皮带都解开。


“医生您在干些什么啊!”船员们惊慌地呼喊,他们纷纷拿起鱼叉和剑。


“别,你们别动。”克拉克制止了船员的靠近。


他一只手仍然贴在人鱼的胳膊上,另一只手又轻轻地触碰人鱼的尾部,像是在请求人鱼的允许。


人鱼好像还是很戒备很困惑,他歪着头,皱着眉,视线紧盯着克拉克的一举一动。


“放轻松,放轻松,我们刚才不是相处的很好嘛?”克拉克温声安抚道,“好了,现在我要把你抱回去了。你不愿意其他人靠近你,没关系,我把你抱回去……什么?你也不愿意吗?好吧,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咬我,但是别咬得太重好吗,人鱼先生。”


然后,他真的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地把手伸到人鱼的背部和尾部,小心翼翼地把这条从头到尾身长两米的冷血生物横抱了起来。


老水手吉克斯紧张得心脏都要停跳了。天呐,那条人鱼简直一扭头就可以咬断肯特医生的脖子!上帝呀,果然肯特医生已经被那妖艳的生物迷惑了!


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人鱼并没有抓住这送到嘴边的机会将肯特医生变成自己的新鲜晚餐,它甚至还算平静地接受了克拉克的帮助,除了在克拉克抱怨它真重的时候貌似不满地用鱼尾狠狠拍了几下这位医生的大腿。


克拉克足够强壮,能稳稳地独自抱起这条绝对有两百斤的人鱼,他几乎是轻柔地、小心翼翼地把人鱼送回水缸里。


人鱼迅速而敏捷地窜到水底。


克拉克从老吉克斯那里接过钥匙重新将铁笼子锁起来。他透过水面注视着水里的人鱼,在心里对它道了个歉:对不起,得暂时把你关在这里。


堵在门口的船员看见人鱼终于被关回水缸里,不由得一齐松了口气,然后他们就有各自回到甲板上干活去了。


克拉克也终于得以上到甲板上透口气,他刚才也是好一阵提心吊胆的,现在突然放松下来也不禁觉得有点累。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出海,所以他也没什么不适应。事实上,他从两个世纪前就随着帆船的远行见证了许多无人之地的开拓,他在辽阔的海域里也见过长翅膀的小鱼、像小岛那么大的喷水巨鲸、还有可以轻而易举吸起海水撕裂船只的风暴。所以,这一切并不会让他感到陌生,也就无从所谓害怕。


但那条人鱼不一样。


就算他已然踏尽每一片土地,行至世界的尽头,甚至跨越每一条已知的航线,他都只是在这个世界的表面探索而已。而人鱼,它来自水面以下,深海之中,那是从未有人真正见过的另一个世界。


克拉克在甲板上找到了老吉克斯,向他询问这段时间得知的人鱼的生活习性。


“饶了我吧,医生,我根本不敢和那东西呆在一起,可没工夫注意它的生活习性,我就把它当只吃人的危险大鱼养着。”


“那你们平常喂给他什么呢?”


“他刚被捉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吃,后来饿了很多天才开始吃我们网起来的鱼,我倒是比较肯定它不吃面包黄油朗姆酒什么的。”


克拉克意识到这条人鱼在船上的生活环境令人堪忧,他一刻也不敢耽误地就开始撒网捕鱼,准备研究人鱼的进食习惯。


几乎是忙到天黑,克拉克才提着两个装满了活鱼的大桶来到那个房间。


他敲了敲玻璃缸的外壁,吸引人鱼的注意,接着又爬上梯架毫不在意地直接打开了铁笼子,将两鱼提到笼子边上向人鱼展示。


人鱼在水里警惕地望着水面上的这个奇怪人类。大概是因为之前的船员来喂食的时候,都只是隔着铁笼子将鱼直接扔进去,所以它现在反而不能理解克拉克的意图。


“嘿,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看,我带来了三文鱼、鳕鱼、鲭鱼、鲱鱼、虾、蟹还有比目鱼,这里面有你喜欢吃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明天再带别的品种给你?”克拉克也不管人鱼能不能听懂,又对着它开始絮絮叨叨地解释。


人鱼慢慢地从水里浮出半个头,只一双眼睛露在水面以上盯着克拉克。


克拉克将两桶还在蹦跶的鱼展示在人鱼面前,人鱼半天没有反应,直到最后才伸手抓了一条鳕鱼。


 “哦,鳕鱼是你喜欢的类型吗?你还真是有着名贵的口味呢,”克拉克对人鱼终于接受他带来的食物感到很开心,“不过这对你伤口的愈合有好处,你应该多吃些。”


人鱼肩膀以上都浮出水面,开始进食。


克拉克走下梯架,放下两桶鱼,来到一旁的桌子边擦干手,又拿出笔记本开始对人鱼做些记录。


他记下人鱼对鳕鱼的偏好,猜测人鱼可能喜食肉质细嫩的深海鱼类,这进一步证实了克拉克对人鱼至少是中层、甚至有可能是深海生物的猜测。但就现在的观察看来,人鱼身上有太多不符合他对这个世上生物认知的地方。


也许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不能用常理判断。


克拉克从自己的研究中回过神,一抬眼就看到人鱼的整个上半身已经爬出了鱼缸,并且还在试图往外逃脱。


“哦!不!”克拉克连忙丢下自己的笔记本,跑到水缸前,把不安分的人鱼塞回去。


行动受到阻拦的人鱼愤怒地把一整条鱼骨扔到克拉克脸上,又顺便泼了他一脸水。


“你吃完了?啊,你还想吃是吗?”克拉克这才终于意识到也许人鱼刚才的目标不是逃跑而是水缸旁边的鱼桶。


他从桶里再拾起一条鳕鱼,递到正攀在水缸边缘一脸不高兴的人鱼面前,人鱼的视线在克拉克的脸和他手上的鱼之间来回扫动,最终还是犹豫着伸出手去够克拉克递来的鱼。


但是克拉克的手指不经意间碰到了人鱼的蹼爪,又让人鱼像受惊了一般迅速地收回手,躲回水底。


克拉克叹了口气,看着隔着一层玻璃在水底警惕地瞪着自己的人鱼,心想明明是鱼,怎么性子像猫一样。说起来也确实有种叫做渔猫的可爱生物会游泳会捕鱼呢。


“好了好了,我把鱼放进水里你自己吃,这样行了吧。”克拉克没办法地把鳕鱼放进人鱼的水缸里,然后自己退回桌子边,跟人鱼保持足够的距离,减少它的紧张感。


人鱼又是好一阵暗中观察,才抓住那条在水缸里游来游去毫无危机意识的鳕鱼,又浮到水面上开始进食。这一回它吃完后,直接把整条鱼骨扔在克拉克头上,自己沉回水里。


克拉克无语地捡起从自己头上弹到地板上的鱼骨,心想人鱼看样子是吃饱了。他重新把鱼缸外的铁笼子锁好,温柔地对人鱼道晚安:“那么晚安了,人鱼先生,我明天再来看你。”




    海上航行的第二天。


微咸的海风,碧蓝的海水,晒得黝黑的船员在甲板上忙碌,唱着水手的歌谣。


克拉克在甲板上转了一圈透透气,就又回到船舱里照料人鱼。


昨天他喂食了人鱼之后,晚上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好像一直在深海中不断下坠,然后在近乎黑暗的海底他看到了人鱼一闪而过优雅游动的模样。


回忆起昨晚的奇怪梦境,克拉克在见到人鱼的第一时刻就愉快地打了个招呼:“嘿,人鱼先生,你昨晚游到我的梦里来了吗?”


今天的人鱼看起来状态不错,当克拉克走近的时候,它也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就转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冷漠的背影。


克拉克忍不住心想:真可爱,像我家的猫一样,不想理人的时候就傲娇地转身留一个冷漠的背影。


克拉克轻轻敲了敲玻璃:“嗨,小美人鱼,昨天感觉怎么样?该给你换药了。”


“……”


“我们商量一下吧,如果你今天乖乖地配合我,我们可以不要那么多船员拿着鱼叉站在旁边。”


“……”


克拉克走上水缸旁的梯架,用钥匙打开铁笼上方的笼门,对着沉在水底的人鱼说:“好了,出来吧。”


回应克拉克邀请的是人鱼用大尾巴掀起的一波浪。


克拉克顶着一头打湿的乱毛,一边无奈地擦拭眼镜,一边在心里感叹这真是脾气暴躁的家伙。他把眼镜重新架回鼻梁上,认真地对水底的人鱼说:“你知道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吧?”


“……”


“我可以一整天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哦,直到你不怕我为止。”


人鱼终于不情不愿地从水面露出半个头,瞪着克拉克,好像在说谁怕你。


“其实你能听懂我的话对吧?我猜你肯定比海豚聪明多了,”克拉克毫不气馁地继续试图和人鱼交流,“我要抱你出来了啊,可不要咬我。”


然而克拉克一伸手,人鱼就卷起尾巴泼他一脸水。接着就这样被连续泼了五次,克拉克终于明白了什么:“你不喜欢被抱是吗?”


人鱼轻蔑地睨他一眼。


“是人鱼都不喜欢被人类触碰?还是你不喜欢被人类碰?我记得昨天——呜哇!”


原本静静漂浮在水中只露半个头的人鱼突然整个身体猛地往水面上一窜,把克拉克惊得本能地往后一退,结果整个人都从梯架上狼狈地栽了下来。


克拉克惨兮兮地躺在地板上,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看见那条坏心眼的人鱼正攀在水缸边缘,半个身体都露出铁笼,带着一副冷嘲的神情俯视着他。


克拉克从地板上缓缓坐起来,仰视着那条人鱼,这一会感叹出声:“你可真是个坏脾气的家伙。”


人鱼气定神闲地在铁笼边缘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微微侧身坐在了铁笼上,再熟练地将自己长长的鱼尾从缸内移到了外面。


克拉克吃惊地看着人鱼娴熟的动作,突然明白了船员所说的在铁笼子上锁前它是怎么几次试图逃脱的。而现在,这条聪明的人鱼,就像坐在属于自己的海底珠蚌宝座上一样傲慢地坐在铁笼子上,抱着胸俯视克拉克。


它的一举一动,甚至是表情神态,都太有人类的气息,即使克拉克无法忽视它那非人类的美丽身体构造,但还是忍不住总是把它当做一个人去对待。


——一个个性傲慢,脾气暴躁,还有些坏心眼的人。


克拉克站起来,慢慢靠近垂着尾巴端坐着的人鱼。在确认对方并没有攻击的意图后,他才放心大胆地来到人鱼的旁边。


“原来你可以自己出来,怪不得你不喜欢我抱你……好吧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以后就不那么做了。我猜我们也可以这样处理伤口,对吗?”


像是终于得到了人鱼的默许一般,克拉克托起人鱼的长尾,替它检查伤口。这一次它没有抗拒,任由克拉克为它重新换药包扎。


人鱼的伤口相较昨天的情况虽然没有明显的好转,但至少没有继续恶化,感染的情况得到了控制。


“我猜我们终于找到了和平相处的方式?”克拉克低着头,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对着人鱼的尾巴自言自语,“如果你想的话,以后每天我们都可以这样进行治疗。”


人鱼又像是准许了克拉克一样,轻轻动了动自己的尾巴。


轻柔迅速地处理完伤口后,克拉克又忍不住盯着自己面前的长长鱼尾发呆——


没办法,这实在是太漂亮了。


“你知道在另一个遥远的大陆上,有一种稀有的宝石叫做黑钻石吗?那是一种深钢灰色甚至极少数会呈现出漆黑的神秘金刚石。据说那种宝石是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就是说在这个世界诞生之前就已经有了,”克拉克的手指轻轻拂过人鱼介于钢灰和漆黑之间光莹色泽的鳞片,情不自禁发出失神的赞叹,“我曾经有幸在一位公主那里见过一颗据称具有魔力的黑钻石,那真是令人一见难忘的美丽宝物。但在见过你之后,我记忆中的黑钻石简直黯然无光。你的鳞片比黑钻石还要闪耀,你才是真的具有魔力的、世界之外的、神秘存在,没有任何东西比你更美了。”


人鱼依旧端坐在高处,神情肃穆地凝视着这个捧着它尾巴发出由衷赞美的奇怪人类。


克拉克的指尖滑过鱼尾上一处泛白的旧伤痕:“我忍不住好奇你身上的伤痕是哪儿来的?也许你是一个深海的骑士,时常与凶狠的鲨鱼或是来自深渊的海兽搏斗?”他忍不住幻想在冰冷又黑暗的深海之下,也许有另一个绮丽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这条人鱼穿行过斑斓的珊瑚,守护自己的领地。


直到冰冷的水花溅到脸上,克拉克才从那神秘瑰丽的海底迷梦中回过神。


人鱼毫不留情地收回了自己的长尾,滑回水缸,沉入水底。


沉入另一个世界。


***


之后的几天,人鱼对克拉克的态度依旧是冷冷淡淡的,而克拉克还是每天坚持不懈地对着人鱼说话。


有时只是一些毫无意义的招呼和问候。


“嗨,人鱼先生,今天怎么样呀?”


“伤口最近还疼吗?”


有时是明知道不会有回答的问题。


“你和鲨鱼谁更厉害一些呢?我猜是你,你肯定可以打败一条鲨鱼。”


“你有同类吗?它们会担心你吗?它们知道你被人类捉住了吗?”


有时是随意讲讲自己在船上平淡无奇的一天。


“今天的风浪有些大,希望一切平安。”


“今天我在甲板上看见了一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海鸟……”


“水手们今天捞到了一条特别大的鳕鱼,有这么大,等会就是你的晚餐了。”


也有时会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漫长回忆。


“我曾住在意大利南岸,那真是个漂亮的国家,有一望无尽的薰衣草花田,有夏天散发出醉人气息的葡萄园,啊,你对陆地不感兴趣吗?好吧,那儿的海域非常温暖,海里面特产一种蓝鳍金枪鱼,对,就是你喜欢的金枪鱼,只是更好吃。”


“早些年我也曾经作为水手扬帆出海,跟随戴着帽子的船长去寻找传说中宝藏或是去别的国家寻找名贵的香料宝石,后来我们碰见了海盗,那位船长在英勇的战斗中死去,葬身海底,而我在海上漂流了三天,奇迹般的被另一艘船救起。现在的人们出海都是为了捕鲸,我一点也不喜欢这样。”


“更久之前,我去过一个东方的岛国,那里的人也相信人鱼的存在,只不过他们认为人鱼的肉可以让人长生不老,他们向我讲述了一个因为吃了人鱼肉而活了八百岁的女人的故事。你真的会是永生的生物吗?”


这些话他甚至没有和其他的人说过。


这些一直以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故事,他现在每天都会说给一条人鱼听,即使这条人鱼不会说话,即使他根本不知道这条人鱼能不能听懂哪怕一个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但他隐约觉得,自己找到了什么。


所以他就随着自己的心这么做了。


而人鱼,有时沉在水里,有时趴在水缸边上,好像在安静地倾听,又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个总在它面前晃来晃去的奇怪人类发出的声音。


大概唯一的进步就是,每天到了换药的时候,只要克拉克打开笼子,人鱼就会自己爬出来坐在水缸的边缘,将尾巴垂在外面,好让克拉克帮它处理伤口。


不过,在治疗尾巴伤口的过程中,克拉克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手要趁机摸摸它的尾巴或是鱼鳍,惹得人鱼总是一脸不高兴的用大尾巴扇他。不管克拉克如何向人鱼解释他只是觉得它的尾巴非常美丽,人鱼都不允许克拉克随便摸它的尾巴。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研究,克拉克也对人鱼有了更多的了解。比如,除了鳕鱼,人鱼对大马哈鱼、鲔鱼也十分喜爱,偶尔还会吃章鱼和虾类。还有,人鱼的听力非常灵敏,视力也很好,能在黑暗的环境中视物。除此之外,克拉克推测人鱼的智力必然在海豚和鲸类之上。


在克拉克悉心的照料下,人鱼的伤口渐渐有了明显的好转。


除了照料人鱼,克拉克每天也会为其他的船员进行一些整治。他推荐眼睛越来越不好的老吉布斯多吃一些深海鱼类的肝脏,焚烧特殊的药草缓解大副多年的风湿。他和船员们相处的还算是不错,大家对他都还算客气,虽然他在大家心中是个“痴迷于研究人鱼的有时候笨手笨脚的但总体还是非常善良好脾气的奇怪医生”。


***


到了航行的第十天,克拉克和船员们吃了出海以后最丰盛的一餐,在手风琴乐曲的感染下,当然还有其他人热闹的劝说下,克拉克喝了一整瓶朗姆酒。


浓烈的金黄酒液散发出浓郁的酒香和糖蜜香,入口味辛而醇厚,克拉克在回到船舱的路上不禁脚步虚浮,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


英国大诗人威廉·詹姆斯说曾说,朗姆酒是男人用来博取女人芳心的最大法宝,它可以使女人从冷若冰霜变得柔情似水。


他不知为何又来到关着人鱼的房间,大概是察觉到那种热闹其实也不属于自己,也许他更想把满腔心事多说给那条冷冰冰的人鱼听。


他走到水缸前,用手指勾勒人鱼在水中美丽的身姿。


人鱼的视线随着他的手指移动。


克拉克笑了笑,又把额头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开始对人鱼说话,但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你知道吗?我活了很久……大概比这世上的所有人都久。”


“这真的很奇怪,好像我被时间遗忘了一样。身边的所有人事物,都在时间的洪流中,不可逆转的衰老、腐朽、消逝。只有我,在原地不动,像是被时间、被一切遗忘了。”


“我每在一个地方住二十年就要离开,去寻找下一个地方,再渡过二十年。”


“我很高兴遇见你,虽然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我总觉得……”


然后,克拉克一抬头,就看见人鱼的脸离自己很近很近,如果不是那一层玻璃,他们的鼻尖大概都可以碰到一起。


他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人鱼的脸,连对方的瞳孔都能清楚的看见。


那双眼睛,那双沙金色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封存着漫长的岁月与无法言说的神秘。它的瞳孔是金色的,像是黑曜石在光线下浮现出的金眼光晕,而且似乎会随着光线的强弱变化。


克拉克不自觉地伸手,贴在玻璃上,仿佛想要触摸人鱼的脸。


而人鱼破天荒地,伸出蹼爪,隔着一层玻璃,贴合克拉克的五指。


人鱼这样的行为也许只是单纯的出于模仿,又或许是好奇心,但它难得的举动确实让克拉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这种激动不同于初见人鱼时的震惊,而更多的是某种对于心灵相通的期待。


他头脑发热地爬上梯架,打开铁笼子,轻声呼唤水面下的人鱼:“嗨,你想再出来透透气吗?我知道你每天被关在这里一定很难受很寂寞,我很抱歉。我为人类对你做得事情感到很抱歉……等你的伤口再好一些,我就偷偷把你放回大海,这样你就能自由地啊——”


突然的一波风浪,使船体整个颠簸摇晃,让原本就因为喝了酒而脚步不稳的克拉克,毫无防备地整个人倒栽进了巨大的水缸里。


海水一下子就涌进了他的口鼻,他想要赶紧浮上水面,但是摔下来的那一刻他很不幸地撞上了玻璃,整个人头晕目眩,四肢都不听使唤地在水里乱抓。


直到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领子带着他往上浮。


浮出水面的克拉克猛地深吸一口气,然后咳出不少呛进去的海水。等到他抹开弄进眼睛里的海水,他才看清,拽着他的领子把他拖出水面的正是这个水缸的长住者。


人鱼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个栽进鱼缸还差点把自己淹死的人类,说出了自从被捉起来的第一句话:“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作者有话说:


1.妈呀,老爷第十天才和克拉克说话,也是被克拉克气到不行。


2.下次更新预告——


  老爷:“滚出我的……鱼缸!”



评论
热度(334)
© Totemmm | Powered by LOFTER